應急管理征文‖高忠孝‖難以忘卻的紀念 - 天堂私服推薦分享網

應急管理征文‖高忠孝‖難以忘卻的紀念

  3月5日,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這是一個節日,准確地說是紀念雷鋒同志的活動日。然而,對于1998年3月5日親曆過那場驚天動地大爆炸的我來說,這一天又是一個黑色的日子,它讓我再次想起24年前古城西安那個血染的黃昏……

  那天下午4時許,位于西安市西郊的液化氣所裝有170噸氣的球罐底部突然泄漏,強大的高壓液化氣從閥門呼嘯而出。聞訊的所裏領導、員工立即奔赴現場,用衣物、棉被進行封堵。不成想,罐內的壓力太大,液態氣一噴出就立刻汽化,低溫霧狀的氣體噴在身上,刺骨地疼痛,幾個先期沖上去的員工很快被凍傷。此時的裂口處像惡魔的嘴肆意地噴發著,氣體突然液化成團團白霧在空氣中遊蕩。

  怎麽辦?如果不能盡快地堵上漏口,險情隨時會擴大。公司領導當即決定,揭掉衣服被子,關閉閥門,同時立刻向消防部門求援。

  西安市西郊的液化氣所是當時西安最大的液化氣儲存區,院內聳立著大大小小16個儲罐,儲量達1170多噸。泄露的儲罐與其它罐相距不過十米遠,稍有閃失,周圍的企業和群衆的安全都將受到極大威脅,後果將不堪設想。

  險情就是命令!第一時間趕到的消防七隊幾名戰士不畏險情,迅速下到罐底池中,與所裏的職工一起關閥、堵漏。哪知閥門已失靈,即使用特殊工具也無法關閉。性急之下,戰士們一邊繼續用棉被塞堵,一邊用水槍驅趕毒氣。當增援的四個中隊百余名官兵到場後,他們集中兵力輪番奮戰。許多戰士被嗆得頭暈眼花,先後出現中毒反應。但戰士都們強忍著眩暈惡心,不肯離開陣地半步,直到有的戰士被熏暈昏倒才不得不被戰友擡了下來。

  天色漸近黃昏,霧氣中的光線越來越暗,能見度極低,加上巨形球罐的根部已大面積結冰,使得堵漏工作進行地異常困難。西安消防支隊副政委賀軍勝帶領九中隊司務長別渭濤和五名戰士多次下到底部,拿著繩子和被褥強行封堵,其他戰士抱起水槍步步逼進罐區不停地驅散毒霧、冷卻周圍罐區。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封堵終于取得了成效,泄漏逐漸減弱。可是,霧氣如不甘失敗的惡魔,在液化氣所的院內不停地扭動集結,尋找著肆虐的機會……

  就在這時,最讓人擔心的事發生了:晚6點40分左右,只聽“嘭”地一聲悶響,火光沖天而升,罐區一片火海,把大半個西安城照的如同白晝。強大的氣浪和烈火把現場搶險的30多名消防官兵和職工推出了好幾米遠,大火將他們燒得焦人一般。在罐跟前堵漏的7名官兵再也沒有走出火海。

  面對凶猛的烈焰和罐區隨時都可能發生群爆的危險,現場指揮部當即下令,全力救助傷員,並迅速調集市內所有的力量參與搶救工作。在外圍的消防官兵看到被大火包裹的搶險人員,發瘋似的沖入火海,拼命地救助情同手足的戰友。

  晚7點多鍾,隨著罐體溫度不斷升高,與出事罐相鄰的另一個罐體又發生了更猛烈的爆炸,烈焰封鎖了所有進入罐區的道路,幾十名正在救援的人員身陷火海之中。巨大的火球將100多米外的軍需廠棉花倉庫引燃,直接威脅著廠區和周邊居民的安全。

  “趕快救人!”指揮部又發出指令。于是,一撥又撥突擊隊、敢死隊沖到最危險的地帶展開大搜救,凶猛的火勢將救助人員的衣服引燃,灼的皮膚鑽心地疼,但他們全然不顧,抱的抱,背的背,擡的擡,拼死與火魔爭速度、搶時間。十多分鍾就將九中隊中隊長晏紅安、副中隊長李倫等十多名消防員陸續救出。而被救出的消防官兵衣服早已被燒光,全身上下焦黑,英武的身軀也變了形,令所有在場目睹的人淚下腸斷。

  凶惡的火魔仍然沒有停下那血紅的大口,繼續狂舔著罐區。夜晚8時許,又出現了第三次爆炸,巨大的磨菇雲挾著無數個火球不停地在空中翻卷,映紅了西郊的夜空。從火場的險情估算,液化所院內的兩個1000立方米的大球罐將也達到了臨近爆炸的極限,一旦這兩個罐體爆炸,引起連鎖反應,將會使周邊三至五公裏範圍內將變成一片廢墟。情況又十分危急! 爲了盡快摸清著火罐區情況,指揮部派出多批消防部隊正副主官,帶領專家和技術人員分多路深入現場及附近大樓的樓頂進行偵察研判。那時候,消防技術裝備十分落後,沒有高科技偵察器具,沒有高強度的防護裝備,大家穿著蘸濕水的消防服裝,冒著生命危險爲指揮部准確收集了火場情報。

  當新的總攻方案確定後,消防戰士沒有一個被狂魔嚇倒,個個摩拳擦掌,自告奮勇擔任主攻手。所有參戰官兵強忍著悲痛,用手中的水槍死死咬住火龍,一點一點向前挪動。前面隊員的衣服被烈焰烤幹了,後面的隊員用水槍再噴濕,互相配合,繼續向火海逼近。經過驚心動魄的激戰,大火終于得到控制,形成穩定燃燒(罐裝氣類火災不能將罐口火災全部撲滅,否則氣溫達到極限引發爆炸)。從3月5日第一次爆炸起,西安消防支隊在鹹陽、渭南、寶雞等消防部隊增援配合下,連續奮戰了37個小時,于3月7日清晨將大火撲滅。

  戰友們含淚清理“3.5”搶險現場時,發現地面所有的東西被大火燒成了灰燼,犧牲的戰友遺體已無法辨認,水泥地面上清晰地印有三個人形的焦痕,防護堤下的一具遺體仍保留著撲火堵漏的姿勢。爲了人民,他們犧牲的何其悲壯,何其英勇!

  大爆炸發生的那天,我正在外地出差。接到命令後,我和一名同事一刻都不敢停留,連夜驅車6個小時返回西安。3月6日7時到達現場時,天空己飄起雪花,我從300米警戒線外圍的高樓望去,現場一片狼藉,幾個儲罐仍吐著長長的火龍,三路消防戰士不間斷地向著火儲罐的底部和相鄰罐區噴灑霧水。在場所有的人情緒悲痛,眼挂淚珠。我向一名當晚在場的同事詢問情況時,他哽咽地說,事故太突然,始料不及。前期處置時,周邊已全部斷電,大爆炸發生後,現場除了火光,到處一片漆黑,紛亂的場面慘不忍睹,無法確定搶險的、救人的到底進去多少人、死亡多少人。現在除了在爆炸現場繼續滅火、搜尋傷者外,已派出多路人馬去全市各醫院打聽,看看有沒有傷者送過去……

  事後經過摸排,當年,數千警民參與搶險。在一次次突然閃爆中,共有7名消防官兵和7名煤氣所員工犧牲,30多人受傷。

  大爆炸發生之後,善後工作極其複雜。除消防部隊外,各級政府抽調大批人員參與工作。設立在消防支隊大樓的吊唁廳,每天有成千上萬的市民前來吊唁祭拜滅火勇士。我和許多同事受命承擔善後及信息收集任務,爲後期的烈士申報、宣傳作准備。當時,出事現場還在封鎖,所有人員無法進去。我和幾名同事馬不停蹄,多次到現場、醫院和遇難者生前的連隊、家裏了解情況,可以說是沒明沒黑的連軸轉。每次從外圍了解的信息,還要想方設法找熟悉情況的人印證,生怕出現纰漏,對不起遇難的戰友和冒死搶險、救人的每一位兄弟。那段時間氣氛沈重而壓抑,但大家對材料的收集、撰寫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因爲這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也唯有如此,才能讓我們的內心感到安甯。記得我有一個李姓同事,爲了寫好烈士的宣傳事迹報道,連續幾天沒有合眼,最後渾身抽搐,不省人事。蘇醒後,他又立馬爬到桌前,繼續工作。許多同事勸他休息一下再寫,他卻說:不妨礙,比起遇難者我們非常幸運了。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倒下,否則對不起天堂裏的戰友們!

  徜徉在明媚春光裏的人們不可能想象,那天晚上,在西安西郊那塊偏僻的小小區域內,發生了怎樣慘烈悲壯的一幕。在我數十天的采訪中,耳聞目睹了我們也許一生一世也不可能經曆的那些壯舉。當我把筆觸伸向那狂烈的火焰、那躍動的人影時,我的靈魂在顫抖,心在流血。

  犧牲的7名消防官兵中,警銜最高的是中校副政委賀軍勝。19歲當兵ro私服在部隊服役24年。3月5日的那天,愛人對他說:“老父親目前在醫院狀況很不好,今天抽空去看一下吧。”賀軍勝心裏痛了一下,作爲長子,他何不想守在父親邊盡孝。父親身患直腸癌,多少天沒有吃東西了,已處于病危狀態。可他一看日曆又咬了咬牙說:“今天你先去,我明天去。今天是學雷鋒日,我得帶頭。”到了支隊機關,他就帶著幹部戰士,拿著掃帚,清掃起警民共建的西華門大街。下午,安排完公事後,司機催問他何時去醫院。恰在這時,聽到樓下消防車拉著警笛出發了。作爲一個消防老兵,他本能地拿起電話詢問總台哪裏著火了,當得知西郊液化氣庫泄漏時,本不該當班的他,絲毫沒有猶豫,拿起火衣,跑下樓與值班的副支隊長賈西海一同趕往現場。一到現場,他與其他領導簡短商量後,執意進入罐區偵察險情。隨後又和戰士們一起捆綁泄氣的閥門。戰友們勸他到外面喘口氣兒,他說啥也不肯離開。他大聲喊道:“不要管我,堵氣要緊!”他幾次昏倒,爬起來接著又指揮,實在撐不住了就在防火堤上靠一會兒,直到犧牲也沒有離開過指揮位置半步。幾個小時之後,戰友們在火場搜尋,只能從一顆帶豁的牙齒辯認出那就是賀副政委倒下的地方。

  烈士別渭濤生前爲九中隊司務長,少尉警銜,犧牲時24歲。他是省消防總隊原副總隊長別鑫奇的兒子,從武警消防院校畢業那年,他進了條件艱苦、執勤任務繁重的九中隊。出事前,他帶領九中隊幾名戰鬥員進入罐區,替換下四、七中隊的戰友,深入最危險的地方用水槍驅散彌漫在罐區周圍的氣體,不幸犧牲于氣體閃爆的現場。

  那次大爆炸,消防九中隊付出了慘重的代價,6人犧牲,3人負傷。事後,我們從錄像上、從照片上看到,鋪進罐區的一條條消防水帶全部化爲灰土,只在灰燼的前端留下一支支水槍。倒下去的戰士一無所有,僅留下一具具燒黑了的空氣呼吸器瓶。他們年輕的血肉之軀一瞬間被狂猛的火魔包裹、吞噬。

  在搶險中犧牲的5名戰士,年齡均在20歲上下,都是部隊的技術能手、訓練尖子和學習標兵。來自甘肅慶陽革命老區的馮骥,在搶險現場見持水槍戰鬥了一個多小時的戰友劉鵬已精疲力盡,就換他下來。劉鵬爭執不過,便跑過去搖旗吹哨傳遞供水信號。事後我采訪他時,劉鵬動情地說:“馮骥是爲搶險,也是爲我犧牲的,我對不起他。”

  在整理烈士的遺物時,我發現了烈士劉軍元一封未寫完的家書,上面寫道:“當兵三年,可能後悔三年,但不當兵我會後悔一輩子!我爲能成爲一名消防兵而感到光榮!”官兵們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們真正是人民的子弟兵,他們用血肉之軀,矗立起一座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豐碑!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吧:賀軍勝、別渭濤、劉軍元、馬軍武、李海甯、楊小宏、馮骥……

  時光荏苒,24年過去了。活下來的英雄們有的傷殘,有的退役,有的轉履,但他們仍然黙黙地工作、生活著。當年的消防部隊也隨著改革的步伐成爲國家應急救援的主力軍,曾經的“橄榄綠”變成了如今的““火焰藍”,一代又一代紅門兒女浴火而生、奮勇前行,用忠誠與堅守奏響感天動地的時代贊歌,用熱血和擔當譜寫氣壯山河的輝煌篇章。

  高忠孝,原武警陝西省消防總隊副參謀長,現已退休。愛好新聞、文學,有大量的新聞、文學作品散見報刊、電台,曾多次榮獲陝西新聞年度評選二、三等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天堂w怎麽交易物品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

  天堂W搬磚攻略大全新手搬磚方法推

  《天堂W》紀念上線天推出全新世界

  在幣圈中炒幣囤幣挖礦最後誰是贏家

  塑造橫版網遊經典盛大遊戲持續深度

  dnf艾恩葛朗特1-100層怪物